life

用炸药引爆搁浅死亡的鲸鱼来避免鲸爆

2020 / 11 / 21新浪
Tags 鲸鱼

鲸鱼的最终归宿不仅有归于海底滋养万物的鲸落,还有搁浅上岸,变成巨大生化武器的鲸爆。

一头搁浅死亡的巨大鲸鱼,对于想要探索动物奥秘的科学家来说可能是令人兴奋的收获。但对于事发地的市政部门来说,那可就是相当棘手的城市垃圾了。

今年九月份 一头在俄勒冈海岸搁浅的鲸鱼
今年九月份 一头在俄勒冈海岸搁浅的鲸鱼

1970年美国俄勒冈州的公路部门,在面对一头重达8吨的搁浅抹香鲸尸体时,就执行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处理方案——用炸药炸毁尸体。

这起未经严谨可行性科学考量的行动,最终给当地政府制造出了一个新的烂摊子。之后长达50年时光里,当事人们对这一耻辱事件闭口不提,以至于当年那段炸鲸的新闻报道屡屡被当作假视频引起争论。

直到他们纷纷老去离世,当地居民才投票将一个新公园命名为“炸鲸纪念公园”(Exploding Whale Memorial Park)以纪念这一历史事件。

1970年11月9日,一头近14米长、重达8吨的抹香鲸尸体被冲上俄勒冈州佛罗伦萨市的一处海滩。

*关于鲸鱼是先搁浅后死亡还是作为尸体被冲上岸未有明确记载

巨大的鲸鱼尸体一被发现,马上就在当地引起了小小的轰动。附近的居民纷纷来到海滩围观,甚至有大胆的孩子想要爬上去一探究竟。

但很快,这头鲸鱼内部组织和器官就将发生腐败。其体内细菌、微生物迅速扩散的同时,伴随着蛋白质分解,大量甲烷、氨和氢硫化物等气体也将源源不断地产生。

所以当地政府部门需要在尸体腐化,臭味弥漫开来之前采取措施。更重要是防止不断肿胀的气体最终引发危险的鲸爆,导致围观者受伤——那样也会让现场变得一片狼藉,难以收拾。

因为当时海滩也算在交通部管辖范围内,所以负责处理这一“路面障碍”的重任,就落到了毫无相关经验的公路部门上。

公路部四人行:“看到我手上的起爆器没有,这才叫专业。”

一般来说,那个年代处理鲸鱼尸体的方式跟其他动物也差不多,就是找地方埋葬。人迹罕至的沙滩显然是不错的选择,就是鉴于鲸鱼的特殊情况,需要提前在尸体上制造切口放出气体,并且最好切成碎片再埋罢了。

那么问题来了,交通部的同志们对屠宰这事可不太在行。而且是顶着恶心的内脏、血液和恶臭来解体这么大一条鲸鱼,大家纷纷表示你行你上。

就在这时候,公路部门一位名为乔治·桑顿(George Thornton)的助理工程师站了出来。而接下来由他提出并带队执行的行动计划,注定将成为他余生几十年的阴影底色。

乔治·桑顿(George Thornton)
乔治·桑顿(George Thornton)

乔治·桑顿提出的观点是:处理鲸鱼我们不在行,但比鲸鱼大得多的山体巨石我们都能搞定。那么,我们何不就把鲸鱼尸体当做一块挡路的巨石,直接炸了完事呢?

那么,炸鲸鱼该用多少炸药?乔治工程师的提议是,直接搞个半吨。

虽然当时公路部出于慎重起见,咨询了一下美国海军的弹药专家。不过最终他们还是找来了多达20箱炸药,下决心要搞个大新闻。

现场所用的炸药
现场所用的炸药

涉及到具体行动计划上,他们的准备倒是有一定合理设想基础的。

公路部的计划就是在鲸鱼尸体靠岸一侧埋设炸药,从而在引爆的瞬间将鲸鱼炸成碎片并吹飞到海里。计划顺利的话接下来的收尾工作甚至都不用他们亲自动手——海鸥和各种海洋清道夫自然会吃掉剩余不多的鲸鱼肉。

11月12日,在一群观众和当地记者的围观下,史无前例的炸鲸计划开始了。

现场观众被驱散到距离鲸鱼尸体约四分之一英里(400米)远的地方。随后,乔治一声令下,埋设好的半吨炸药瞬间被引爆,混杂着鲸鱼血肉、内脏、沙土的一堆玩意直冲云霄。

伴随着现场观众的惊呼,那个血肉横飞的场面成为了他们一生中难以忘怀的永恒记忆。

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才是最令人窒息的难忘记忆。

鲸鱼被炸飞的部分尸块最高到达了30米的高空,抬头目瞪口呆盯着它们的观众在十几秒后反应过来:一场混杂着尸块的血雨正向他们袭来。

大家尖叫着一起向后奔跑。幸运的是,虽然落得一身狼藉,但没有人受到爆炸或者鲸尸碎屑的伤害。不过停在原地的车辆可就没那么幸运了,从高空坠落的鲸肉直接将它们砸得面目全非。

之所以爆炸的影响范围远大于工程师的预估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当时对于鲸爆的成因还没有充分认识。一开始很多人认为鲸鱼尸体会爆炸,是因为它们吃坏了肚子所以才搁浅死亡之后爆炸的。

实际上炸药被引爆后,还遇上了鲸鱼尸体内储藏的甲烷等易燃易爆气体,其爆炸的波及范围自然就超出了原本的计算。

更尴尬的是,爆炸对鲸鱼尸体的破坏威力又远小于工作组的预估。被炸飞的内脏血水溅得整个海滩一片狼藉,鲸鱼的主要躯干却还好好地留在原地,而且就算是被炸断的大尸块,也根本不是海鸥能吃掉的分量。

海鸥:你叫我帮你吃掉这玩意?

所以最终,还是靠推土机和人工作业将这些鲸鱼尸体收拾好并深埋起来。唯一的区别只在于:现场变得比之前更加污糟恶心,而且公路局还需要赔偿一笔不小的车辆损伤费。

这起失败的炸鲸闹剧,成为了其主导者乔治·桑顿一辈子的遗憾。据当地人称,他一直到老都不愿再跟任何人谈论起这件事情。

这也使得在1990年代,那段1970年录制的新闻视频在互联网上传播时,引起了很多关注和质疑。但因为没有人出来解释,而被认为这是一个经过制作的假视频。

2003年老乔治去世后,当地人也在这一事件发生近半个世纪之际,决定将附近一个小公园命名为“炸鲸纪念公园”(Exploding Whale Memorial Park),以纪念此事并警示后人。

虽然大家很有默契地闭口不提了几十年,但对于当时很多现场的孩子来说,这就是一起不可磨灭的童年阴影,所以到中老年受访时他们依旧能绘声绘色地讲起那段经历。

就连当年负责现场报道的主持人保罗·林曼(Paul Linnman)也在2010年受访时说:

“时隔40年,我一想到它,脑子里还都是当年现场那味。”